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谱夹子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声乐作品分析』 《山鬼》的演唱分析

[复制链接]
puadmin 发表于 2017-12-17 18: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摘要】《山鬼》是白诚仁20 世纪90 年代末的作品,选材来源于《楚辞• 九歌》的第九首,是屈原根据上古沅、湘一带流行民间祭神歌舞改编而成的抒情诗。吴碧霞结合了地方戏曲、京剧、西方歌剧艺术三种唱腔来演唱这首作品,笔者从歌词文本、演唱方法和演唱处理等方面对吴碧霞演唱的《山鬼》进行详细分析,整首诗以山鬼自叙的形式,将其内心世界充分展现出来。


《山鬼》选材来源于屈原《九歌·山鬼》,这首诗是祭祀山鬼的祭歌,文辞优美,情感真挚。全诗叙述的是一位多情的山鬼,在山中等待心上人,心上人却没有来而生出叹息、怨愤、疑虑和失意的情绪变化,塑造了一位美丽、率真、痴情的少女形象。作者用人、神结合的方法,塑造了一个美丽的山鬼形象。[1] 吴碧霞的演唱以叙述性为主,整体层次分明,情节变化多样。


一、歌词文本

此诗一共分为五段。“若有人兮山之阿……折芳馨兮遗所思。”此为第一段。这一段从山鬼的出现、服饰、体态、坐骑、随从等方面进行描写,既写出了山鬼作为神的婀娜形象,又写出了山鬼作为人的感情描写。“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岁既晏兮孰华予。”此为第二段。这一段描写了山鬼的居住环境、误了约会的原因、站在山巅等待所思、等待地点的环境以及发出年华易老、青春不再的感慨。实写自然环境,虚写山鬼惆怅的内心之感。[2]“采三秀兮于山间……饮石泉兮荫松柏。”此为第三段。我在山里采摘灵草,岩石磊磊葛藤蔓蔓。抱怨神女怅然忘记归去,你想我吗?难道是没有时间来?这一段主要描写了山鬼对于以往生活的美好回忆,显得天真浪漫、生动活泼。“君思我兮然疑作。”此为第四段。你真的在想我吗?我的内心产生了疑虑。这一段虽然只有一句,但在这里主要对山鬼的心理活动进行描写,她在此时产生了疑问,对自己的心上人是否爱自己而产生了疑问。“雷填填兮雨冥冥……思公子兮徒离忧。”此为第五段。这一段描写了雷声滚滚、雨势溟溟、猿鸣啾啾、夜幕沉沉,以及风飕飕、落叶萧萧。通过对恶劣自然环境的描写,衬托山鬼内心的怨愤。

全诗将山鬼的幻想与现实交织在一起,实写环境,虚写山鬼的心理活动,以环境来衬托山鬼的心理变化。作者采用人神结合的方法塑造了一个美丽的山鬼形象。


二、演唱方法

在演唱这首作品时,吴碧霞让民族乐团为其伴奏。在整首歌曲的开端“若有人”处,运用了湖南的民歌腔调,“山”字一个八度的跳进,回旋在高音区。然后是一个间奏的跟进,“被薜荔兮带女萝”,整体还是湖南的民歌腔调,“带女萝”三个字重复了一次,且重复的“萝”字,带有明显的京剧拖腔。这不同的唱腔结合在一起,浑然天成,衔接如行云流水般,没有一丝痕迹。“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此句带有北京大鼓书的腔调,“善窈窕”三字,重复两遍,在第二遍时明显带有湖南花鼓戏的腔调。“乘赤豹兮从文狸…折芳馨兮遗所思。”是民族唱腔。“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此句借鉴了西方的美声唱法,腔体明显更加饱满,到“路险难兮独后来”,加入了湖南方言,“路”字,读“lou”;“独”字,读“dou”。“表独立兮山之上……岁既晏兮孰华予。”是民族唱法,腔体比前面稍显小,且面罩的感觉更为明显。在这里,“独”字又运用了湖南的方言的读音。“采三秀兮于山间……君思我兮然疑作。”此处运用湖南民歌唱法,加入了湖南方言,“闲”字,读“han”,还在句子中间加入了“哟”字作为语气助词,把湖南小妹子的那种活泼、灵动的感觉表现得淋漓尽致。“雷填填兮雨冥冥……思公子兮徒离忧。”这一段是西洋歌剧中花腔女高音的唱法,然而在“狖夜鸣”三个字里,又包含了浓郁的湖南花鼓戏腔调,“徒离忧”三个字则是北京大鼓书的腔调。在这一段,三种唱腔结合得非常巧妙,吴碧霞优美的歌声,堪称为天籁之音。


三、演唱处理

吴碧霞的演唱,技术无疑是高超的。伴奏以中国的民族乐器为主,加以西洋大提琴、定音鼓等乐器。前奏打击乐先出,接着跟进弦乐组。“若有人兮山之阿”,人声起,伴奏变弱,“有”字,一个大三度的上行进行,并且进行了一个断音的处理,“兮”字落下,为后面“山之阿”的爆发做好了准备,此时,伴奏也停止了,“山”字,一个八度的跳进,到“阿”字时,伴奏与人声才同时进行,有一种大气磅礴之感。这一句,就有了抑扬顿挫之感,层次分明。接着间奏跟进,“被薜荔兮带女萝”,其中“带女萝”三个字反复演唱两遍,第一个“萝”字上扬,第二个“萝”字收回,且拖腔有京剧的韵味。跟进间奏,“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这两句相对平稳,在这里刻画出了一个眼睛清澈、面带笑容的窈窕女子。“乘赤豹兮从文狸……折芳馨兮遗所思。”前三句都是十分开心的心情,到“思”字,出现了第一次情绪变化,此时演唱者带有明显的哭腔,且伴奏也较为低沉。间奏用琵琶的轮奏,沙捶以四下又四下的捶击,接着是鼓声如雷由远及近滚滚而来。这一段整体来说,情绪比较明朗。到“路险难兮”出现情绪变化,“独后来”反复演唱两次,且唱得万分无奈。“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这两句反复演唱两遍。第一遍是平淡的宣叙,第二遍却是动情的咏叹。女主人公的情绪到这里已经开始有了比较强烈的起伏感,原来平淡的口吻已经不足以表达深切的追问,所以此时唱词的重复更多是为了强调语气的宣泄与情感的抒发。

接着间奏变得欢快,“采三秀兮於山间……饮石泉兮荫松柏。”这一段,描写的是山鬼回忆往昔的美好生活,情绪欢快。演唱者在句中加入了“哟”作为衬词,演唱轻快、表情欢乐。“君思我兮然疑作。”“然疑作”反复演唱了三次,在爆发的高音后逐渐降低、反复回旋的“然疑作”三个字,每次咏唱都在同一个音高位置上,乐音从羽—商—羽,刚好下降了一个八度,山鬼的情感至此也濒于失望的边缘,于是她对爱情的叩问,因怀疑而发出喃喃自语。这种矛盾的心情是持续的。所以音乐在这里重在抒发内心的纠结。

接着又是一段间奏,三连音的上行跑动,把歌曲推向了一个高潮的华彩乐章。“雷填填兮雨冥冥……思公子兮徒离忧。”“思公子兮”反复演唱两次,然后加入了衬词“啊”。最后“徒离忧”反复演唱三次,表达了那种悲伤、无奈的心情。

整首作品层次分明,情节变化多样。吴碧霞用她高超的技巧把作品处理得十分到位,臻于完美。

本文通过对吴碧霞演唱的《山鬼》的歌词文本、演唱方法、演唱技巧等进行了分析,有助于我们更加了解这首作品,对它有一个准确把握。


参考文献:

[1] 廖文霏. 略论影响李贺诗歌中女性形象塑造的几个因素[J]. 甘肃联合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12,(05):51-55.

[2] 刘树胜,许艳丽,孙玉藏.《九歌·山鬼》解读[J].沧州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3,(04):18-19.


作者:张 敏 (湖南科技大学 艺术学院,湖南 湘潭 411100)



天涯海角也要找到Ni:《山鬼》的演唱分析

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如需帮助请加客服微信:tengfeiyuep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7

帖子3261

发布主题
  • 资讯·乐谱·歌剧视频
  • 扫一扫关注谱夹子网公众号
  • 每周推送音乐相关优质内容
著名歌剧选段:多明戈与他的朋友们-The Gold & Silver Gala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