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谱夹子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声乐作品分析』 民族歌剧《八月桂花遍地开》中“桂花”的角色塑造和演唱分析

[复制链接]
puadmin 发表于 2018-1-5 06: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摘 要:歌剧《八月桂花遍地开》是湖北省歌舞剧院精心打造的一部具有浓厚湖北地方特色和现代审美情趣的歌剧新作。它借鉴了西洋歌剧的创作形式,同时又大量汲取鄂东的花鼓戏采茶调等民族民间音乐元素,以区别于西洋歌剧的中国民族歌剧意境受到了业内外的一致赞赏。其中女主角“桂花”纯真、朴实、勇于反叛的形象深入人心,其独唱选段《哥哥不来花不开》旋律优美,深受观众喜爱 。本文主要对《八月桂花遍地开》中“桂花”的人物角色塑造和歌剧中经典唱段《哥哥不来花不开》的演唱和情感处理进行分析,力求更生动的演绎好这一角色,在演唱上带给观众触动心灵的艺术享受。


《八月桂花遍地开》是湖北省歌舞剧院倾力打造的大型原创民族歌剧,由著名作曲家王原平担任作曲,“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熊召政执笔剧本,罗怡林担任指挥,青歌赛民族组冠军王庆爽饰演主角“桂花”。2014 年5 月在湖北武汉琴台大剧院首演后引起热烈反响,并一举囊括了第二届中国歌剧节七个大奖。《八月桂花遍地开》讲述了土地革命时期大别山区一个富家养女桂花,如何从懵懂走向觉悟并投身革命的故事.剧情发生在土地革命时期的大别山区,富甲一方的唐母在弥留之际将家中巨产托付给养女桂花,并指配桂花嫁为唐家长媳。身为国民党军官的唐剑豪与共产党人唐剑啸回乡后,围绕着桂花的婚姻,以及开仓放粮、分田分地等事件发生激烈冲突,兄弟反目。一连串的家庭剧变之后,唐家为奴多年的哑叔揭开了桂花的隐秘身世,如梦初醒的桂花烧毁唐母托付的田约地契,接过唐剑啸留下的苏维埃匾牌,坚定地投身革命浪潮,与千千万万大别山儿女一起,共同开创“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旗帜竖起来”的新世界。

一、《八月遍地桂花开》中“桂花”的角色塑造

歌剧是一门高度综合的艺术,其中歌剧形象由戏剧形象、音乐形象、舞蹈形象、舞美形象、舞台形象等因素构成,其中戏剧形象和音乐形象是主要因素,是构成歌剧形象的骨骼和血肉。

(一)“桂花”的戏剧形象分析

歌剧《八月桂花遍地开》剧情丰富,选材具有革命化、民族化、大众化等特点,以朴素中见崇高,以小我中见大我,通过曲折的故事情节、紧张的矛盾冲突和大量抒情场面的设置,对“桂花”、唐剑啸、唐剑豪等不同人物和性格作了饱满且个性化的刻画,在整体形象和个性冲突中,成功塑造了“桂花”这一从懵懂到觉醒、既平凡又伟大的典型人物形象。

1.善良纯真、朴实大度的大别山儿女形象

该剧故事发生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大别山区。在大别山这块红色土地上,我们党创建了全国第二大根据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涌现出了千千万万个革命爱国志士。歌剧中的“桂花”是一名正值花季的18 岁少女,虽为富甲一方的唐家养女,但在她身上既没有娇纵惯养,也没有霸道蛮横,而是继承了大别山人民善良淳朴的优秀品质。“桂花”能够充分体会百姓的疾苦,主张开仓将粮分给穷苦乡亲;特别在“桂花”得知自己的坎坷身世后,毅然烧毁唐母托付的田约地契,都充分体现出“桂花”的善良本性和同劳苦大众的淳朴情感。这些情节的设置是塑造“桂花”戏剧形象的基础,而这一形象正是千千万万向往平等自由,不愿受剥削压迫,愿与命运不断抗争的大别山儿女的化身。

2.爱憎分明、英勇无畏的进步青年形象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大别山区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革命,坚持28 年红旗不倒,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在这片红土地上能够不断涌现敢爱敢恨、不怕牺牲的进步青年投身革命。广大翻身农民为保卫胜利成果,积极参军作战和支援前线作战,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处于青春期的“桂花”虽被许配给代表国民党的大哥唐剑豪,但她始终深爱着身为共产党员的二哥唐剑啸。起初这种情感只是一种天然纯真的爱情,但随着自己身世谜团的解开和目睹爱人的英勇就义,“桂花”幡然醒悟,真切认识到自己肩负的使命,将原来那种单纯的爱情化作对共同革命理想的追求,毅然决然接过桂花岭苏维埃的旗帜,和千万个劳苦大众一起投身到这场革命的浪潮之中,为争取人民的解放而奋斗。在一系列矛盾冲突和人物内心挣扎变化过程中,一个在懵懂中觉醒、在苦难中成长、在抗争中进步的革命英雄形象成功塑造。

(二)“桂花”的音乐形象分析

音乐是歌剧的魂,如何通过音乐刻画和塑造人物形象是决定一部作品是否成功的决定因素。“桂花”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和特定的地域环境,在描绘“桂花”形象过程中,必须充分考虑到革命战争年代鄂东大别山区特有的历史和人文特征。曲作者继承了革命歌曲的精华,并通过实地采风走访,搜集了大量鄂东传统民歌小调,并加以巧妙运用。音乐主题——《桂花调》采用了鄂东传统音调的核心音列(SOL、LA、DO、RE、MI);采用了鄂东传统音调的核心腔格(SOL、LA、DO),借鉴了鄂东传统音调的体裁样式——即四句唱词,五个乐句的歌谣体小调体裁形式。通过对这些传统音乐符号的继承,很好地描绘了一个鄂东大别山区的背景形象,使得“桂花”这个音乐形象更具有时代性和地域性特征。然而这种运用是建立在创新基础上的。在《桂花调》中的创新性运用主要表现为:曲作者对传统音调的“习惯”性下行进行作了“反向”处理,变下行级进为上行跳进;以加长旋律骨干音的方式,对传统音调的节拍给予了变化;以切分音型的加入,对传统音调的节奏进行了精细修饰。其次,该剧曲作者坚持并弘扬了歌剧音乐声乐的“传统性”基本要求。全剧剧情在咏叹调、喧叙(朗诵)调的有序布局中,幕幕相连,环环相扣,增强了歌剧音乐类型的完整性以及情感和意境表达的准确性。

在“桂花”人物形象刻画上,多个唱段都围绕《桂花调》旋律骨干音委婉进行,比如在《哥哥不来花不开》(即《桂花调》)中,音调旋律骨干以(LA DO RE)和(SOL LA DO)为主,通过婉转优美旋律,构成整部歌剧的主旋律,在9 个不同场景下出现,细腻地表达了“桂花”的人物性格和情感变化,或温柔深情展现淳朴善良的性格,或缓慢沉重表达人物命运之坎坷,或欢快跳跃展现人物内心的喜悦,一个性格鲜明的“桂花”形象跃然于音乐之中。女高音独唱《生生死死做你怀里的人》这段咏叹调,在桂花音乐主调作变化呈现后,立即对其音乐主调进行展衍,以五度、六度的大跳进行和在高音区对高强音的“保持”,又成功表现了桂花的觉醒与反叛力量,并在接下来的长段抒咏中,将这种表现手法贯穿始终,并随着速度的加快、力度的增强、宏观节奏的对比等艺术表现手法的运用,使具有“桂花”性格特点的音乐形象,在桂花音乐主调的多次重复和变化重复后得以圆满成型。在《山水间再同唱八月深情》桂花与剑啸的对唱、重唱中,12/8 节拍的那段富有理想、浪漫气质的长段抒咏,是对已成型的“桂花”音乐主调的重要扩充,它使具有桂花性格特点的音乐形象更为完美。


二、《哥哥不来花不开》演唱分析

歌曲《哥哥不来花不开》又叫《桂花调》,是贯穿整部歌剧的音乐主题。这首曲调的音乐素材取自鄂东(特别是大别山一带)的民间传统民歌小调,并且吸收借鉴了东路花鼓系的声腔韵味。歌曲旋律如水一样灵动、流畅,又像山一样沉稳、大气、豪迈,具有大别山一带民歌山水相依的地域特点。《桂花调》虽篇幅短小,只有四个乐句,却运用了起、承、转、合的手法呈现。

该歌剧中女一号“桂花”的扮演者王庆爽的演唱声情并茂,字正腔圆,情表一体,对作品的风格把握到位、角色感很强。在咬字行腔方面王庆爽最大的特点是吸收了戏曲的咬字风格,追求咬字吐字及行腔的准确性。在演唱《哥哥不来花不开》时咬字清晰,字腹扩展准确,字尾归韵到位,使观众能够非常清楚的听清语言,从而更深刻地体会到歌曲的内容与感情。在共鸣方面,王庆爽演唱主要以混合共鸣腔体为主,根据情感需求来不断调节腔体的大小。这样王庆爽的演唱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歌唱的民族性。在润腔方面王庆爽在演唱“桂花”唱段时运用了许多润腔的手法,在演唱《哥哥不来花不开》中使用了滑音的演唱技巧,如 “桂花树下望哥来”的“树”,原本规整的小切分加入一个下滑音后,使得整个画面感更为清晰与浪漫,听起来更为亲切自然。

除了声音之外,王庆爽在演唱中对情感的把握也比较到位,这反映出她具有扎实的表演功底和丰富的舞台经验,同时也反映了她对剧本的研究和对大别山区民歌特点的把握做得非常深透。《哥哥不来花不开》是在大别山一带的民歌基础上发展而来的,音乐旋律灵动、流畅。王庆爽演唱非常注意感情细节的处理,她在演唱时从“桂花”的人物形象和性格特点出发,表现出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爱上心上人、等待心上人回来的期盼的朦胧的心情与情感,将这一看似简单的乐段的更深层次的情感表达的淋漓尽致,每一个音符似在诉说对心上人的期盼以及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三、歌剧《八月遍地桂花开》的成功对中国民族歌剧发展的启示

中国民族歌剧从20 年代的雏形到现今的飞速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受到西方现代主义文艺思潮影响,激发了中国歌剧的创作观念的更新与变革。此时期的中国歌剧作品的创作体裁与内容丰富,形式新颖,与以往相比,题材有所拓宽,体裁风格多样化。《八月桂花遍地开》这部现代歌剧的成功,取决于创作团队的倾力合作与对传统歌剧的继承,对新音乐风格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融合,以及在歌剧的表现方式上的创新。这部歌剧的成功经验表明,中国歌剧的民族化风格对于中国民族歌剧的发展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中华民族的悠久文化与各民族的长期发展过程中,中国民族歌剧创作有着取之不尽的音乐文化元素。这部歌剧无论是从整个故事的叙述方式还是人物形象的设计与塑造上,无论是从全剧的曲目编排还是从演唱风格上,都体现了现今中国民族歌剧在多元文化的大背景下未来的发展方向。中国民族歌剧在新时期在形式上应不拘一格,立足本民族传统音乐与戏曲音乐的丰厚沃土,借鉴西洋歌剧创作手法,突破传统模式,保留民族特色,与时俱进融入时代精神。只有这样,中国民族歌剧才能在发展、创新中更具中国特色与民族神韵,才能在一代又一代有追求有梦想的音乐艺术家的努力探索下,步入新的辉煌。


参考文献:

[1]刘凤.《论<八月桂花遍地开>的艺术价值》.[J].科技视界.2011 年第6 期.第186 页.

[2]崔曼斯.《对革命民歌<八月桂花遍地开>的研究》.[J].文艺生活.2012 年第9 期.第169-170 页

[3]麦琼.《一朵花还是一座山》.[N].音乐周报.2015 年8 月19 日第A07 版

[4]汪谦干 .《谈谈大别山红色文化的内涵》.[N].安徽日报.2015 年6 月23 日第七版


作者:刘蓉:内江师范学院音乐学院讲师,硕士。



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如需帮助请加客服微信:tengfeiyuep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7

帖子3246

发布主题
  • 资讯·活动·优惠
  •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
  • 或微信公众号搜索“谱夹子网”
最新发帖
著名歌剧选段:多明戈与他的朋友们-The Gold & Silver Gala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