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谱夹子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音乐美学』 简论白居易“中和”音乐美学思想

[复制链接]
puadmin 发表于 2018-1-11 04: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摘要:白居易世敦儒业的家庭成长环境, 早年颠沛流离的成长经历, 初入仕途的政治热情, 使其具有了“崇雅斥郑”的音乐审美活动取向, 美学特征表现为“中和”之美。


一、白居易家学渊源及早年经历

唐代宗大历七年 (772) , 白居易出生于河南省新郑市, 当时其父白季庚四十四岁, 母陈氏十八岁。他出身于一个“世敦儒业” (《旧唐书·白居易传》) 的书香门第, 与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有关, 据《太原白氏家状二道》称:白居易的祖父白锽, “幼好学, 善属文, 尤工五言诗, 有集十卷。年十七, 明经及第”。父白季庚, 也是“天宝末明经出身”。他的外祖父陈润, 亦是明经出身, 曾任鄜城县尉, 是大历中有知名度的诗人。白居易的家庭可以说是书香门第之家, 家学渊源深厚。

白居易年幼时代, 正值安史之乱后, 强藩剧镇割据称雄, 时而互相攻伐, 时而连兵抗拒朝廷, 战祸连年, 民不聊生, 河北、山东、河南一带, 为害更甚, 白居易从此开始了辗转多地的生活。

《将之饶州江浦夜泊》诗云:

明月满深浦, 愁人卧孤舟。烦冤寝不得, 夏夜长于秋。苦乏衣食资, 远为江海游。光阴坐迟暮, 乡国行阻修。身病向鄱阳, 家贫寄徐州。前事与后事, 岂堪心并忧?忧来起长望, 但见江水流。云树霭苍苍, 烟波淡悠悠。故园迷处所, 一望堪白头!


全诗的意境和感情基调是沉重而沉郁的。这一年, 二十七岁的诗人已经备尝生活的苦涩和人生的艰辛了。


二、“中和”之美思想源流

西周末年的史伯、春秋末的晏婴在论述社会政治问题时认为“声一无听”“和六律”才能“充耳”, 认为音乐是诸多因素“相成”“相济”所构成。老子对对史伯、晏婴的思想进行哲学概括提出“音声相和”的命题。后来医和、伶州鸠则强调音乐必须“中声以降, 五降之后, 不容弹矣”, 必须“考中声而量之以制”, 即认为只有“中”而不“淫”, 合乎一定的律吕才能成就音乐之和。荀子不仅认为雅正之乐的根本特性是“中和”, 而且说:“故乐者, 出所以征诛也, 入所以揖让也, 征诛、揖让其义一也:出所以征诛, 则莫不听从;入所以揖让, 则莫不从服。故乐者, 天下之大齐也, 中和之纪也。”而且认为这种音乐的社会功用也在“中和”, 因而在历史上第一明确地将“中和”作为一个范畴提了出来。根据“中和”准则, 荀子对音乐做出了明确的去就、取舍:“乐中平则民和而不流……故礼乐废而邪音起者, 危削侮辱之本也。故先王贵礼乐而贱邪音。”荀子认为“礼乐”的特点是“中平”“肃庄”, 称“中和”之乐为“礼乐”, 称“姚冶”之乐为“邪音”, 就突出表明“中和”必须以礼乐为本, 音乐必须以礼义为根本准则。所以“礼乐”这一范畴充分反映了儒家音乐美学思想的本质特性, 它的提出是对孔子思想的又一重大发展, 在中国音乐美学史上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荀子所说的“礼乐”就是《韶》《武》一类雅颂之乐, 其典范则是所谓《清庙》之歌, 荀子对此类音乐的赞美和推崇深刻影响《乐记》和《溪山琴况》, 甚至对炎黄子孙的音乐审美心理都影响颇大。荀子《乐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篇完整的音乐美学专论, 在中国音乐美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史记·乐书》也保存《乐记》十一篇文字, 其思想主要是《乐记》的思想, 如下:“凡音者, 生人心者也。情动于中, 故形于声, 声成文谓之音。是故治世之音安以乐, 其正和;乱世之音怨以怒, 其正乖。亡国之音哀以思, 其民困。声音之道, 与正通矣。宫为君, 商为臣, 角为民, 征为事, 羽为物。五者不乱, 则无惉滞之音矣。宫乱则荒, 其君骄。商乱则搥, 其臣坏。角乱则忧, 其民怨。征乱则哀, 其事勤。羽乱则危, 其财匮。五者皆乱, 迭相陵, 谓之慢。如此则国之灭亡无日矣。郑、卫之音, 乱世之音也, 比于慢矣。桑间濮上之音, 亡国之音也, 其政散, 其民流, 诬上行私而不可止。”

“故乐音者, 君子之所养义也。夫古者, 天子诸侯听钟磐未尝离于庭, 卿大夫听琴瑟之音未尝离于前, 所以养行义而防淫佚也。夫淫佚生于无礼, 故圣王使人耳闻《雅》《颂》之音, 目视威仪之礼, 足行恭敬之容, 口言仁义之道。故君子终日言而邪辟无由入也。”

司马迁在《史记》中反映的音乐美学思想主要是《乐记》和《韩非子·十过》两文的音乐美学思想, 总结“乐不可以妄兴”的历史经验, 认为雅、颂之音可以使“民正”, 进而“天下治”;郑卫之音则会使“心淫”, 进而导致“身死国亡”, 他的音乐美学思想对后世古琴音乐美学思想有一定影响。


三、白居易“中和”音乐美学思想

(一) 论乐之本与末, 古与今

在《沿革礼乐》论乐之本与末一文中, 他注重音乐与时代的关系, 认为礼乐非天地所出, 是人为的结果, 因此应因循人事, 进行相应的革新。

在《复乐古器古曲》一文中论述乐之今与古, 指出政治和音乐的关系, 明确反对冥顽不化的迂腐意见, 进而提出音乐的邪与正和乐器的新与旧无关, 与乐曲的古和今无关, 这是对重古轻今者的绝妙反击。

(二) 论乐之崇雅斥郑

他提出“正始之音”的概念, 并以此与“郑卫之声”相对。其诗有具体论述:“心积和平气, 木应正始音。” (《清夜琴兴》) “正始之音其若何?朱弦疏越清庙歌……听之不觉心平和。” (《五弦弹》) 。

《清夜琴兴》《五弦弹》两诗表明“正始之音”与声调激越、演奏手法多样、令人感慨多情的五弦之音恰是相反, 而与《乐记》推崇的清庙之乐相同。因此“正始之音”就是雅乐, 即为荀子所言“礼乐”。白居易推崇雅乐, 贬斥郑声, 甚至认为亡国与音乐有关。“宫悬一听华原石, 君心遂忘封疆臣。果然胡寇从燕起, 武臣少肯封疆死。始知乐与时政通, 岂听铿锵而已矣。” (《华原磐》) “以乱干和天宝末, 明年胡尘犯宫阙。乃知法曲本华风, 苟能审音与政通。一从胡曲相参错, 不辨兴衰与哀乐。” (《法曲歌》) 。

作于这一时期的作品, 如《废琴》《五弦》《歌舞》《和思归乐》《七德舞》《法曲歌》《立部伎》《华原磐》《胡旋女》《五弦弹》《骠国乐》《西凉伎》《听弹<古渌水>》等是其“和美”思想的具体实践。其中《骠国乐》很有代表性, 诗云:

“骠国乐, 骠国乐, 出自大海西南角。雍羌之子舒难陀, 来献南音奉正朔。德宗立仗御紫庭, 黈纩不塞为尔听。玉螺一吹椎髻耸, 铜鼓千击文身踊。珠缨炫转星宿摇, 花鬘斗薮龙蛇动。曲终王子启圣人, 臣父愿为唐外臣。左右欢呼何翕习, 至尊德广之所及。须臾百辟诣阁门, 俯伏拜表贺至尊。伏见骠人献新乐, 请书国史传子孙。时有击壤老农父, 暗测君心闲独语。闻君政化甚圣明, 欲感人心致太平。感人在近不在远, 太平由实非由声。观身理国国可济, 君如心兮民如体。体生疾苦心惨慽, 民得和平君恺悌。贞元之民若未安, 骠乐虽闻君不欢。贞元之民苟无病, 骠乐不来君亦圣。骠乐骠乐徒喧喧, 不如闻此刍荛言。”

白居易所创作的这首诗, 记述了唐贞元十七年 (801) 骠国 (古缅甸的前身) 乐舞来大唐表演的情景, 描写乐器较多, 队伍庞大的演奏乐队, 场面甚是壮阔。由中央电视台、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缅甸宣传部国家影视管理局等联合出品的电视剧《舞乐传奇》讲述的就是这件事。白居易这首就是表达他对政治清明、人情和善的“和美”思想的追求。


四、结语

白居易深受儒家传统音乐美学思想的影响, 继承了荀子提出的“中和”音乐美学思想, 继承了唐太宗、魏征关于“乐在人和, 不由音调”的音乐美学思想, 继承了《史记·乐书》“正教者皆始于音, 音正而行正”的思想。其承继儒家审美理想, 赞美人心“和平”和“中和”之德, 他说:“至哉中和之德!……故君得其中则人得其所, 人得其所则和乐生焉。是以君人之心和则天地之气和, 天地之气和则万物之生和。于是乎……悦之以中和之乐……鼓之以安乐之音, 则人易和悦。……中和之化, 夫何远哉!” (《策林·兴五福销六极》) 白居易的结论是:要做到取消郑卫之音, 恢复“正始之音”, 其办法就是改善政治, 和善人情。


参考文献

[1]刘昫等.旧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 1975.

[2]欧阳修, 宋祁.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 1975.

[3]蔡仲德.中国音乐美学史资料注释[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 1990.

[4]修海林.中国古代音乐美学[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4.

[5]蔡仲德.中国音乐美学史 (修订版) [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3.


注释

(1) (1) 蔡仲德:《中国音乐美学史资料注译·荀子·乐论》, 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 1990年版, 第151页。


作者:陈益润 周玄辉



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5

帖子3117

发布主题
  • 资讯·活动·优惠
  •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
  • 或微信公众号搜索“谱夹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