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谱夹子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人物介绍』 马里奥·德尔·莫纳柯-Mario del Monaco

[复制链接]
puadmin 发表于 2018-4-10 05: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8699579_121763363627.jpg


名人档案

姓 名:马里奥·德尔·莫纳柯

出生地:意大利 佛罗伦萨

生卒年:1915—1982年

历史评价

马里奥·德尔·莫纳柯是继卡鲁索、吉里之后意大利最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他音量洪大,被誉为“黄金小号”。

视频歌单:点击跳转

生命历程

莫纳柯1915 年7 月27日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他的母亲是一位出色的女高音,据莫纳柯自己讲,他从小就熟悉许多歌剧中的著名曲目,并一直梦想能以音乐作为终生职业。不久,他随家人迁居皮萨罗,并在该地音乐学院学习钢琴、和声、音乐理论和音乐史。13岁时,他在蒙达尔佛的吉利剧院首次非正式登台,在玛斯涅为人声和乐队谱写的康塔塔《那希斯》中担任独唱。20岁时,莫纳何应意大利歌剧权威指挥家赛拉芬邀请去参加一次比赛,以便能进入罗马歌剧院附设的一个培训班。结果他在80名竞争者中获胜,开始正规的声乐训练。然而莫纳柯生性高傲,他声称自己不习惯在教师指导下学习。确实,莫纳柯的天赋太好了。6个月以后他决定由自己来担任自己的老师,靠自己天生的对音乐的领悟力和听那些著名歌唱家的唱片来学会正确的发声以及控制技巧。

1939 年,莫纳柯在皮萨罗的吉利剧院正式登台演唱了玛斯卡尼的歌剧《乡村骑士》中的男高音主角图里杜,一举获得成功。随后,在1941年,他先后在米兰演唱了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中的平克尔顿、《艺术家的生涯》中的诗人鲁道夫。在维罗纳1945-1946年度的演出季节里,他在著名的露天剧场演唱了威尔弟的重头戏《阿伊达》、他的歌喉盖过了雄壮的乐队,显示出刚健有力的“威尔弟式”歌手的英雄性风格。

不久,在特里雅斯特,他与年轻的苔巴尔迪同台演唱了焦尔达诺的作品《安德烈·谢尼埃》,两人双双获得巨大成功。同年秋天,他和圣·卡洛歌剧团来到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评论界认为他的演唱体现了戏剧性男高音的全部风采,音量之大是前无古人的,但他的控制技巧尚不成熟,有时不免带有刺耳的音质,从那以后,他连续四年在意大利和南美的一些主要歌剧院演唱,并在埃及、葡萄牙、西班牙、瑞典和瑞士进行客串演出,剧目基本上是威尔第、普契尼以及真实主义作曲家的作品。1950年夏,莫纳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科隆剧院首次演唱了威尔第的晚期名作《奥赛罗》。这部“重量级”男高音歌手的必修剧目对莫纳柯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有评论甚至说:“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莫纳柯胜任不了奥赛罗,那么就没有人能唱这个角色了。”后来的青年男高音多明戈感叹说:“莫纳柯嗓音的威力实在罕见,他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奥赛罗。”的确,莫纳柯所独有的强大的胸腔共鸣,产生出咆哮般的声音,其音量之雄壮、音势之猛烈,竟令同台的女高音感到恐怖,仿佛莫纳柯真的变成了要扼杀妻子的奥赛罗;莫纳柯一生演出《奥赛罗》达427场,这个记录前所未有,至今也无人能打破。莫纳柯令女歌手害怕的情景同样出现于他演唱《卡门》的过程中,饰演卡门的女中音们在他发出冲天的歌声时都不由自主地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听众却对他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同年秋天,莫纳柯又与苔巴尔迪在旧金山同台演出了《阿伊达》、与艾尔巴尼斯演唱了《安德烈·谢尼埃》。1952 —1953 年,他演唱了威尔第的《命运之力》,报界评论说:“莫纳柯的演唱像‘黄金小号’一般,他对威尔弟的作品把握得极其准确。他的情感运用与角色是完全吻合的。” 整个50 年代到60年代中期,是莫纳柯歌唱生涯的黄金时期,在这期间,他与著名女高音卡拉斯、苔巴尔迪等人均有过令人赞叹的合作,特别是与他并驾齐驱的斯苔芳诺嗓音失润以后,他更是当之无愧的头号男高音。莫纳柯的性格如同他那“狂暴”的歌声一样,莱鹜不驯,在他眼里,除了卡鲁索以外,其他男高音同行均不在话下。女高音中最高傲的卡拉斯对他都感到头痛。因此,他与卡拉斯一样,经常成为批评家们争论的对象。

莫纳柯的嗓音到晚年仍保持着强劲的势头,他在70 年代演唱的《丑角》,即使是正当盛年的帕瓦罗蒂和多明戈也感到望尘莫及。莫纳柯退休以后从事声乐教学工作, 1982年10月16日,这位世界著名的声乐大师在家乡逝世,享年67岁。

莫纳柯是世界声乐史上的一个特殊现象,这一点与男高音歌王卡鲁索比较相似。本世纪的男高音歌唱传统是由卡鲁索和吉里奠定的。但是卡鲁索的歌唱天赋实在是空前绝后,与他同时代的歌手及后来者均难以望其项背;这样,吉里的歌唱就事实上构成了今天美声唱法的开端。50年代以来的著名男高音如斯苔芳诺、科莱里、塔利亚维尼、贝尔贡齐甚至包括帕瓦罗蒂,都应该说是吉利传统的继承者。在这批歌手行列中,莫纳柯是一个例外。

当卡鲁索去世、吉里独步于歌坛时,很多青年男高音歌手都去唱给他听,去模仿他的歌唱风格,否则就难以出名。但莫纳柯却另辟蹊径,他认为,吉里的声音是一把小提琴,而自己的声音则是一把小号,应该走自己的路.所以,他与吉里之间的距离要远一些,其强壮而威力无比的歌喉更接近于卡鲁索。在发出雷鸣般响亮的歌声方面,则更能使人产生卡鲁索复活的感觉。当然,与卡鲁索相比,他的刻划远不如后者深刻。但是无论如何,在本世纪的男高音中以“嗓”论英雄,莫纳柯堪称第一人!迪卡唱片公司从莫纳柯灌录的一系列威尔第歌剧全曲唱片中精选出17首咏叹调,制成唱片发行。这张唱片所选入的《游吟诗人》和《阿伊达》 经过莫纳柯的精彩演唱,集中展现了“威尔第式”歌唱家的全部素质。《游吟诗人》 中的《柴堆上火焰熊熊》历来被公认为是男高音的试金石,整首曲子节奏强劲,棱角鲜明,要求歌手自始至终利用胸声和充沛的气息支持,发出急促有力的强音。演唱这首曲目,莫纳柯最擅长的那种爆发力极强的硬起音技巧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结束句时达到“hc”的顶峰。

据说威尔弟原谱上并没有这个音,早期的一位男高音在一次演出时忽生灵感,一铆劲就唱上去了,从此男高音们就都不得不为征服这个高音而全力以赴了。莫纳柯虽然不像高音C之王帕瓦罗蒂那样可以松弛地在这个音上保持9 拍以上,但他的高音比帕瓦罗蒂更“壮”,更饱满。《阿伊达》中的《圣洁的阿伊达》也是世界著名男高音们争相显示本领的著名咏叹调之一。男高音们常说,不怕“高”,就怕“吊”,这首歌曲有相当一部分旋律是“吊”在中、高声区来回“游荡”的,并在频频的换声当中唱出最后一个高音。绝大多数的男高音在演唱时都不急于把高音唱得很“大”,而是经过一个渐强的过渡,有层次地把高音唱足。而莫纳柯却与众不同,他一下子就把声音打开了,高声区的每一个乐句一出口就是满的,虽然不如毕约林或贝尔贡齐处理得那么冷静和有理智,但这正是莫纳柯本钱十足的表现。熟悉莫纳柯的乐迷们就是专门要饱享他这种顶天立地的大号嗓门的。

相关链接

威尔第

意大利作曲家。是19世纪意大利歌剧复兴时期最具代表性的歌剧作家。于1813年10月10日出生于意大利帕尔马的隆高勒,比在莱比锡出生的瓦格纳晚5个月。他的父亲是当地旅馆的老板和杂货商。这是一个家境清贫的农民家庭。父亲打发他到附近布塞托一个鞋匠家去住,他在那里学习管风琴,并在镇上管弦乐团工作。当他被镇民送往米兰音乐学院学习时,却遭到拒绝,被拒原因是他的岁数太大(超过了14岁)。从未受过训练,缺乏音乐才能。他回到布塞托,后来开始写他的第一部歌剧《博尼法乔伯爵奥贝尔托》,该剧于1839年他26岁时在斯卡拉歌剧院上演,这部歌剧取得了成功,使他获得了创作三部新歌剧的合约。

当然,由于他勤奋不懈的创作,他的名声也随之水涨船高,今天演出最多的四大名作——《弄臣》、《游吟诗人》、《茶花女》和《阿伊达》,都是他艺术生涯中期的作品。他谱写了《阿伊达》之后16年间没有写过任何歌剧,然后又以最后两部封刀之作——悲剧性的《奥塞罗》和喜剧性的《福斯塔夫》震惊世界。

传世佳言

在意大利,我刺伤自己,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又以超人的力量挣扎着站起来,爬到床上去吻苔丝德蒙娜,然后慢慢地、好半天才滑落到地上死去。现在在纽约,就不能这样表演。在美国,到你死的时候你就死,别再站起来。所以,在美国演出时,我刺伤自己,倒在床上,稍后,在唱到奥赛罗的最后几个音时,再慢慢跌落到地上。然而,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科隆歌剧院,他们付我两倍于意大利和纽约的薪水,所以我必须死两次。



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6

帖子3199

发布主题
  • 资讯·活动·优惠
  •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
  • 或微信公众号搜索“谱夹子网”
著名歌剧选段:多明戈与他的朋友们-The Gold & Silver Gala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