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谱夹子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统计信息

『人物介绍』 歌唱的诗人——论玛丽亚.卡拉斯

[复制链接]
puadmin 发表于 2018-6-10 02: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37952a12ca6449af9c5f0001eeb66988.jpeg

“雅歌” 来自东方的艺术歌曲。其核心是“雅”:通过文人内在世界的袒露和歌者返璞归真的咏唱,在诗性的歌唱中把汉语演唱提升到美学高度。将既考究又自然的演唱呈现在舞台上,使东西方 “诗”与“歌”在审美上取得完美统的统一。


这是从耳朵直击心灵的震撼;这是从听觉牵动灵魂的神摄。一代歌剧女皇玛丽亚.卡拉斯头戴月桂花冠,用神奇的歌声唤醒我们。人文学者赵越胜以诗性的论述剖析;男高音歌唱家范竞马如歌的朗诵,由央视资深音乐导演亲历打造,多元素艺术高品质呈现,使多年来一直被忽略甚至误解的“美声(Bel Canto)”正本清源、匡正视听,通彻阐明了美声的本真内涵。


一九七九年,一个明媚的春日,雅典附近的皮劳斯港,希腊海军的船只驶入爱琴海。这艘军舰上,载着本世纪最伟大的歌唱家玛丽亚.卡拉斯的骨灰。伴着隆隆礼炮,圣洁的骨灰撒入蔚蓝的海洋,随鲜红的玫瑰逐浪而去。在这荷马的后代归来的时刻,有着银子般歌喉的塞壬屏息静默,她们知道今后有了真正的对手。她的声音回荡在厄庇德鲁斯露天古剧场,连音乐之神俄耳甫斯也会收心肃立,倾听这旷世绝响。她来了,仿佛自奥林匹斯山降临,头戴月桂花冠,用神奇的歌声唤醒人群,移动山岩,令百兽欣然欢聚;她去了,像受到大海的召唤,虽化身为水,却把声音留在波涛间。


歌唱,是你正在形成的人格的表现

      ——玛丽亚.卡拉斯


音乐评论家约翰.阿多因指出:"如果只把卡拉斯看作歌剧第一夫人,那还没有理解她的极端重要性。她是曾把歌剧世界整个翻了个身,又重新安排了它的道路的革命者。"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看法。意大利的著名导演泽菲雷利甚至认为: "卡拉斯对意大利歌剧的贡献同威尔弟一样巨大。"卡拉斯究竟在何种意义上可以和威尔弟相比呢?


像威尔一样,卡拉斯也是歌剧艺术中承上启下的人物。她为"美声风格"歌剧注入新的活力,她发掘出贝利尼、多尼采蒂埋没已久的杰作。她用希腊人的心灵体味古希腊的悲剧,使欧里庇德斯的美狄亚从科任托斯废墟中复活。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文学者复活古希腊音乐剧的愿望,在她的歌唱中实现,而她做到的又是"卡米拉塔"(Camerata 艺术沙龙)中的文人所不敢想象的。著名指挥朱利尼说:"玛丽亚.卡拉斯,她就是歌剧"。


卡拉斯是作为"美声唱法"的女皇而声名远扬的。她占据这个宝座的理由仿佛已不言自明。其实,这是一个问题。把Bel Canto 译为"美声",很容易引起误解,以为这是一种对音质的评价。实际上,Canto一词的基本含义是"歌曲"。但同时,Canto 一词也指乐器发出的声音和歌唱,从而转意为声乐技法。在声乐艺术中,我们往往在这层意义上使用Canto一词。因此,Bel Canto 既是"优美的歌曲",又是"优美的歌唱"。李维渤先生把后一层意思译为"美歌",强调它在声乐艺术中动态的用法,是较为妥帖的。但问题仍没有解决。


"优美的歌唱"是什么意思?怎样才能算唱得优美?如果说唱得美只是一种声乐技法上的要求,那么标准就极易给出。这些要求曾被亨利.普莱桑茨概括为:"指一种甜美、圆润的声音;唱音阶时均匀地由低音到高音,声音连惯不断,音准完美,分句和尾句流畅,母音纯净,避免喊叫、鼻音、粗躁音和白声,各声区之间脱节,以及避免其他因低劣或疏忽大意的训练方法而产生的各种不良表现。"这些标准足够具体了,但实际上又极空洞。按此标准,被称作"当代美声唱法最伟大代表"的卡拉斯几乎算不得"合乎美声标准"的女高音。即使她的艺术生命正如日中天,也不断有人指责她的声音"坚硬刺耳",指责她技术上的瑕疵,"高音控制不住"、"高音区太硬",指责她亵渎了"理想的美声唱法"。卡拉斯传记的作者阿里扬娜.斯塔西诺普洛斯指出:"从正统意义上说,玛丽亚的声音不美,而且永远也不会美。低音区和高音区含糊混浊,高音区有时简直成了喊叫;她的声音过于响亮,过于尖利,过于生硬,也过于刺耳。"

我们几乎碰到了一个悖论。依照美声唱法的标准,卡拉斯不是最好的美声歌唱家。泰芭尔蒂、西尔斯、萨瑟兰、卡芭叶都有远优于她的地方。但同时,卡拉斯在美声歌剧王国中的地位又是绝对独特、无可匹敌、不能动摇的。问题再一次出现,Bel Canto的含义究竟是什么?


于是,我们进而发现Canto一词的另一个含义:诗歌。从而Bel Canto又是"美好的诗歌"。这个来自拉丁文的意思是研究声乐艺术的人常常忽略的,而恰恰是这层含义极需关注。我以为,Bel Canto的三重含义各自侧重指明它在三个领域中的用法:日常的、艺术的、哲学的。但任何一种用法都不意味着剔除了其它含义,只是使之隐而不显。实际上,在我们试图回答什么是Bel Canto时,这三重含义总是同时涌现的。从而Bel Canto的真实含义是:一种以显现诗的世界为目的的特殊的歌唱方法。这个定义突出了更要紧的东西。显然,把Bel Canto看作单纯的炫技手段和对声音的评价是本末倒置的。


今天,我们往往不知不觉地把美歌当成华丽的装饰性技巧。结果,它成了歌唱者苍白内心的掩饰。其实,自美歌滥觞,它的大部分方法都来自表达内心世界情感的需要。普莱桑茨指出:"华彩的装饰句可表达激情、愤怒、复仇与决心,或加上必要的修饰时,可表达欢乐与满足。颤音与回音可加强终止或收尾句。倚音使长的旋律线丰满,并增强了庄严肃穆之感。滑音,大音程的滑音与快速音阶片断,无论是上行的或下行的全音节,都可增添高峰音的分量并更动人。各种装饰音可根据当时情景与个性来安排,因此成为刻画人物的组成因素。"若我们回溯歌剧的源头,就会发现歌剧源起的目的恰恰是恢复古希腊诗剧形式,使诗成为主导性因素。十六世纪末,在佛罗伦萨城巴尔弟伯爵家的艺术沙龙里,卡契尼等人明确提出要把诗从流行的炫技音乐中解放出来,使歌唱成为颂诗的方法。甚至十七世纪为美歌制定技巧规则的阉人歌手托西也认为:"凡是富于创造性的人,虽属中等歌手,也比缺乏创造性的较好歌手更值得尊敬。"回顾美歌的历史,使我们明白卡拉斯何以能高居美歌女皇的宝座。


卡拉斯极富创造性。在古希腊,创造和诗是一个词(Poieses)。创造者就是诗人。从这个角度看,所谓诗就不仅指脚本或音乐家为之谱曲的诗作,而是指使存在显相的令人惊异之物。这便是海德格尔所说的为诗(Dichtung),就是组建世界的活动。这个世界是陌生之物,它常常是一件艺术品。人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是"倾听"与"应和"。我们聆听了卡拉斯演唱的一支咏叹调,会感到进入了"如诗的梦境",会说这是"诗一般的演唱"。这当然不是指听她朗诵了舞台脚本,而是指她呈现给我们一个诗的世界。这个世界不同于现实生活的世界,它展示出另一种批判的现实--"诗的现实"。这个现实在"绝对命令"(康德) 要求下,以无目的的目的性,奠定和维系着人对自身价值的"终极关怀"。从而,歌剧的诗学所要探讨的问题是:舞台怎样成为一个诗的世界。脚本、音乐、布景、灯光都是诗的构成要素,(通过)歌唱家的创造性活动(为诗的活动)调度这些要素,使之成为诗。伟大的歌唱家就是诗人。能否创造一个诗的世界就是伟大的艺术家和平庸的演员的评判标准。平庸的演员使歌剧原有的东西减色,伟大的艺术家则赋予一部歌剧超出它本身的东西。狄德罗听完克莱隆(Clairon) 唱了他写的一部悲剧,不由引用伏尔泰的话表达他的惊喜:"天啊,这难道真是我写的吗"?"诗的现实"终由"歌唱的诗人"显现。


卡拉斯凭她的"诗人本能",抓住了Bel Canto的实质。她当然注意到美歌的技术要求,并刻意训练过她那"不驯服的嗓音"。她知道:"这是一种特殊的练声方法,需要象训练小提琴手或长笛手充分掌握演奏技术那样训练歌手充分掌握运用声音的技巧。"但她也知道,"这种训练不只是'美丽的歌唱',那只是字面的翻译。首先,美歌是一种表现,而单有一个美丽的声音是不够的。你必须使你的声音有成千种化身,服务于音乐。"卡拉斯的艺术实践表明,嗓音固然是一种"乐器",但它无论如何不仅仅是声波振荡,不仅仅是调节发生器官的技能。美歌的本质在于运用声音显现诗的世界,把人带入诗的现实。在这样的唱与听中,人们不会徘徊于声音的迷津,而是在唱与听中经验到诗本身。


附注:

1,本文的一些材料取自于阿里扬娜.斯塔西诺普洛斯的《卡拉斯传》。写作期间,逢上海音乐出版社中译本出版,故其中译文参考了陆洁、任直的中译本,特此致谢。

2, 美国朋友施大伟(David Share)为本文提供了彼得.康拉德一九八七年的新作《A Song of Love and Death》,特此致谢。

3,好友范竞马为本文提供了许多精彩的思想。作为英国卡迪夫国际声乐比赛水晶杯和美国纽约歌剧精萃金牌获得者,他那第一流的纯正意大利美歌曾给我美妙的享受和灵感。目前,他正在意大利师从贝尔冈齐,不能面聆教诲,只得遥致谢意。


1989年4月22日--28日初于北京

5月2日--5月4日定稿于北京

1991年3月17日修订于巴黎

原文曾发表于2003年《爱乐》



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5

帖子3196

发布主题
  • 资讯·活动·优惠
  •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
  • 或微信公众号搜索“谱夹子网”
最新发帖
著名歌剧选段:多明戈与他的朋友们-The Gold & Silver Gala (1996)